「春晴閒過野人家,邂逅詩人共晚茶。」


 


      

    

      清香味永   /劉志祥


   有人問,這泡茶可泡幾道,若「壶」說八道,是好茶。我平常迎客會友都離不了烏龍茶,不管是多年好友或萍水相逢之友,在會面後,促膝而坐,品茗暢談,是人生一大樂事,陸放翁詩云:「春晴閒過野人家,邂逅詩人共晚茶。」 那份悠然,那份真摯,真是一幅人生好美的畫面。


    我一個人喝茶,不一定要泡老人茶,將玻璃杯中加入適度的茶葉,開水一沖,看「向上提升,向下沉淪」,思過反省,不飲也有一份生活情趣。


    冬天滿滿一杯熱茶,捧在手心可以「驅」寒問暖,有人為了江蘇到浙江──兩省,將現成的茶包,泡澡幾分鐘就取出扔掉,留下一杯「泡茶水」,「茶」言觀色,淡而無味,茶包的茶葉都是次等茶葉碎片,那有片片茶葉的一縷清香。要把事情做成功就要像泡功夫茶「戒急用忍」,不要急著表現自已,以免像茶包,不能奉獻自已的芬芳,讓人品嘗而讚美。


    有位好友送我一組茶具,在精緻茶壺上題「清香味永」四字,每一句都可以做開頭順讀:「清香味永」、「香味永清」、「味永清香」、「永清香味」,也可以倒讀:「永味清香」、「清永味香」、「香清永味」、「味香清永」,八種讀法,頗富趣味,也算是「壺」說八道。


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本文中國時報副刊徵文入選)   


  


 


 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劉志祥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